因果教育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因果教育

劫财杀子又自杀 老伴一并呜呼去

一九九零年前后,《今晚报》刊登一则消息:河北某村有一老汉,女儿出嫁到另外一个村庄,儿子当兵驻守四川,家里只有他们老两口。一天傍晚,在地里干完活没有回家,坐在田地里策划如何挣钱致富。天黑了,他才走在回家的路上。突然,他听到后面有脚步声,他以为是本村人,想跟他开个玩笑。于是就蹲在田地里,等那人走进了以后,大喝一声:“留下买路钱!”那人一听,吓得扔下背上的包袱没命的逃跑了。

老汉等了几根烟的工夫,不见人来认领,于是把包袱背到自己家里。又等了七八天,还是没人查找。老汉把包袱里衣服卖掉得了600元,加上包里还有500元现金,总共1100元,1100元在那个年代可不是小数目。老两口发了这笔财,着实放开了又吃又喝地风光了一阵子。

一千多元花完了以后,没钱就又难受起来了。没过多久,老汉又大胆的试了一次,又成功了。再试仍然得手。他专拣月黑天出去,要是碰上村里人,扯个谎就过去了,如果是外地商贩,就吓他个闻声而逃,如此这般,隔些时候干一回。一年之后,老汉家盖起了三间大瓦房,准备等儿子结婚用。看看新房新家具,老汉心中好不得意,他把劫道当成致富的手段,想趁着他还不太老多捞几把。

这一年的岁末,他想在春节到来之前再干一回,好让春节过的更加丰富些。他准备了一根一尺多长的小铁棒,蹲在地里等人来,很晚也不见人来,他想回去算了,这时候听到有人骑着自行车朝这边过来,待骑车的人过来时,他一跃而起,大吼一声,那人应声倒地,但迅速的爬起来想和他打斗,他用黑棒照着黑影就是一棒,黑影倒地,不再动弹了,老汉一摸那人鼻孔没气了-死了。他赶紧掏空死者口袋里的钱,摘下手表,把尸体沉到附近的小河沟里。又跑回原处,把地上的提包和一个纸箱重新绑在车上,骑车回到家。一辆自行车,还有上千元现金,又有一提包衣服,还有各种好吃的东西。老汉的老伴,见财生喜,忘掉杀人的恐怖,立刻摆上酒菜,慰劳“立了大功”的老头。又吃又喝之后,安然睡觉去了。

第二天天亮听到自己的女儿喊门,她张口就问:“我弟弟还没有起来吗?”老汉说:“你弟弟不是在四川吗?”他的女儿说她弟弟昨晚从四川回来,在她家吃的饭,让他明天回家,他说明天上午十点要去石家庄与首长会面,所以连夜骑着她家的自行车回家。说着说着,她看见了她家的自行车,说:“这不是我的自行车吗?”只见她的老爹一语不答,两眼直愣愣的,突然他发疯的冲出家门,奔向村外,屋里传来他老娘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
等老汉抱着儿子的尸体回到家中,回到屋里就用镰刀割断了自己的脖子自杀了。他的老伴一见儿子已经死去,老头又自杀了,一口气没上来,张着大嘴,瞪着双眼跟着老头走了。

——见《漫谈慈悲梁皇宝忏》

下一篇:张大娘的善报 上一篇:舍得